萌三岁解说
当前位置:首页 - 美食 >

权谋无双——汉高祖刘邦(上)

2019-05-13来源:十堰汽车网
权谋无双——汉高祖刘邦(上)

道明叔饰演的刘邦

从秦始皇统一中国开始,整整两千年,只有秦、汉、晋、隋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九个朝代真正统一了中国,而这九个朝代里,只有汉、唐、宋、明、清五个朝代,统一中国的历史超过了百年。也就是说,整个中国历史只有汉高帝刘邦、汉光武帝刘秀、唐高祖李渊+唐太宗李世民父子捆绑、宋太祖赵匡胤、明太祖朱元璋、清努尔哈赤+皇太极+福临三朝人物捆绑才有在一起比较的资格。然而汉光武帝二代创业,唐高祖父子累世公侯,创业难度不够;宋朝没有收复燕云加上靖康之难国祚腰斩,功业不够;清朝入关则是浑水摸鱼,而且功劳分散,没有代表性人物。

所以中国历史上,只有汉太祖高皇帝刘邦、明太祖高皇帝朱元璋这两个高皇帝(谥法本无“高”,以刘邦功最高而为汉之太祖,故特起名焉,于是也就成了中国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谥号),同样是屌丝创业、最底层起家,却统一中国、开创恢弘大业,并且不是昙花一现,他们的子孙后代享国数百年,最重要的是,他们的功劳还无可争议,同时代不会有第二个人敢把自己的名字和他的名字相提并论。

毛主席夸奖刘邦是“封建皇帝里最厉害的一个”。本文主要从汉高祖刘邦翦除汉初三大名将韩信、彭越、英布的手段,管窥一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以布衣提三尺剑而有天下的皇帝——刘邦的政治权谋和英雄气概。

韩信一时名将,是项羽、刘邦之间的胜负手,不唯当时,千载之后,论名将依然绕不开韩信。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为刘邦夺下关中大本营,后来又“涉西河,虏魏王,禽夏说,下井陉,诛成安君之罪,以令于赵,胁燕定齐,南摧楚人之兵数十万众,遂斩龙且。”(蒯通语)最后亲自统帅数十万人马在垓下合围楚军,击杀西楚霸王项羽。汉得天下,韩信居功至伟,就彷佛当年一路从东北打到广东的四野一般,如此人物,不可谓无能吧?然而翻一翻史书我们就会发现,刘邦对付韩信就像对付一个小孩子一样简直是轻轻松松到令人发指。

在荥阳,刘邦被楚军围的束手无策,只能靠手下将领纪信伪装成自己出降才能借机逃脱。

汉军绝食,乃夜出女子东门二千余人,被甲,楚因四面击之。将军纪信乃乘王驾,诈为汉王,诳楚,楚皆呼万岁,之城东观,以故汉王得与数十骑出西门遁。

好不容易逃出荥阳,又在成皋被围。

项羽已破走彭越,闻汉王复军成皋,乃复引兵西,拔荥阳,诛周苛、枞公,而虏韩王信,遂围成皋。

逃跑小能手刘邦继续从成皋逃出去,结果又成了光杆司令,只有他的专属司机滕公夏侯婴跟着,“汉王逃,独与滕公共车出成皋玉门”。但是就剩下两个人,他就敢“北渡河,驰宿脩武。自称使者,晨驰入张耳、韩信壁,而夺之军”,一个光杆司令就装作使者深入韩信大本营,在韩信的地盘夺了韩信的兵权,韩信还只能乖乖听话。

你如果是韩信,乱世之中军队就是你的身家性命,你肯定安插亲信、好生掌管,谁夺你军队你就砍谁,可是不世出的名将韩信,就这么乖乖地交出了赵代之地的数十万军队,刘邦靠着这批夺来的军队才能续命成功,“汉王得韩信军,则复振”。

重点是韩信上了一次当之后,居然一模一样又上了第二次当。垓下之围刚刚击败项羽,刘邦“还至定陶,驰入齐王壁,夺其军”,又是深入韩信军营,夺了韩信兵权,然后就把韩信从他根基深厚的齐国改封到了楚国,而韩信,依然束手无策,乖乖地迁到了楚国去。

“驰入壁,夺其军”,史书上只是轻描淡写两句话,不知当时又是如何的惊心动魄!要知道楚汉战争以来,刘邦在正面荥阳、成皋一线与项羽对峙,韩信则率领另一支军队横渡黄河,在魏、赵、代、燕、齐长时间与刘邦脱离单独作战,可是无论韩信是在赵国还是在齐国,刘邦要夺下韩信的权力,就只要简简单单地“驰入壁,夺其军”,简直是如提童稚,这背后的准备工作以及临机决断的能力,想来真是令人细思恐极。

对于这两次夺韩信军,王夫之曾经议论道——

韩信下魏破代而汉王收其兵,与张耳破赵而汉王又夺其兵,何以使信帖然听命而抑不解体以颺去哉?此汉王之所以不可及也。制之者气也,非徒气也,其措置予夺之审有以大服之也。结之者情也,非徒情也,无所偏任,无所听荧,可使信坦然见其心也。吾之所为,无不可使信知之矣。信固知己之终为汉王倚任而不在军之去留也,故其视军之属汉也无以异于己。无疑无怨,何所靳而生其忮惎乎?假使夺信军而授之他人,假使疑信之反而夺共军以防之,项王一印之刓而信叛,三军之重,岂徒一印之予夺乎!


汉王甫破项羽,还至定陶,即驰夺韩信军,天下自此宁矣。大敌已平,信且拥彊兵也何为?故无所挟以为名而抗不听命,既夺之后,弗能怨也。如姑缓之,使四方卒有不虞之事,有名可据,信兵不可夺矣。夺之速而安,以奠宗社,以息父老子弟,以敛天地之杀机,而持征伐之权于一王,乃以顺天休命,而人得以生。

这就是说,天下未定前的两次夺军,刘邦对于韩信,那就是阳谋。你韩信本来是个犯法将死的小兵,我提拔你为大将,给了你舞台,让你单独领军,现在我遇难,拿回自己的军队,天经地义,坦坦荡荡。而且你韩信也知道,这军队在我手里和在你手里,本来也没有两样,该用你的我还是会用你,跟你有没有军队毫无关系,所以韩信即使被夺军也毫无怨言。

而消灭项羽后,刘邦和韩信已经因为韩信自立齐王的事件有了嫌隙,这一次夺军则是刘邦准确地抓到了最后一次机会。因为这时刚刚消灭项羽,大敌既然已平,韩信你还想拥强兵干什么?韩信没有名头继续拥兵自重、抗命不遵,被刘邦拿大义压住了。假如说稍微晚了一步,没有在消灭项羽之后就马上夺了韩信的军队,那么等到以后天下稍微有了一点小乱子,到时候韩信养寇自重、拥兵有名,刘邦也就夺不掉他的兵了,天下也就会陷入长久的割据战乱不可停止,这个结果我们可以从唐朝安史之乱后的发展看出来。

当然韩信的一生这还没完,我们可怜的韩信就算到了楚国,还是逃不出刘邦的手心。“冬,十月,人有上书告楚王信反者。”真是倒霉,都被迁到了楚国还是不得安生。当刘邦询问诸将意见时,这帮老粗信口开河说韩信算什么东西,发兵把他抓到长安坑杀就是了。我们的皇帝陛下久久地默然无言,因为他知道,论打仗,他肯定打不过韩信。

于是刘邦采用陈平的计策,假装到云梦泽去游玩。云梦泽,是楚国的地盘,天子驾临楚国,楚王韩信就要出迎。韩信此时已然感觉到了不安,可是他的反应却是“自疑惧,不知所为”,韩信可真是被刘邦整怕了。有人跟他说你收留从前项羽的将领钟离昧让皇上不高兴,你把他斩了,皇上一开心,就没事了。于是傻呵呵的韩信就提着钟离昧的脑袋去见刘邦,“上令武士缚信,载后车”。就这样,我们的韩信又被皇帝陛下玩了一道,依然是毫无反抗之能,乖乖地从一方诸侯楚王降为淮阴侯,被皇帝抓到了长安。

但是韩信的一生还没有终结,在长安的时候,他“居常鞅鞅,羞与绛、灌等列”。一次去樊哙家,樊哙还是敬重他从前的王爵和功劳,跟他说话都自称臣,觉得韩信来一次自己家真是让自家蓬荜生辉,离开樊哙家时,他还自嘲说我这辈子居然到了和樊哙这种人为伍的地步。

尝过樊将军哙,哙跪拜送迎,言称臣,曰:“大王乃肯临臣!”信出门,笑曰:“生乃与哙等为伍!”

后来便有了韩信点兵,多多益善的典故——

上问曰:“如我能将几何?”信曰:“陛下不过能将十万。”上曰:“于君何如?”曰:“臣多多而益善耳。”上笑曰:“多多益善,何为为我禽?”信曰:“陛下不能将兵而善将将,此乃信之所以为陛下禽也。且陛下,所谓天授,非人力也。”

即使在这种时候,韩信的心气依然是那么高。

于是便有了未央宫之变,被刘邦玩弄了一生的韩信,没有在天下大乱的时候造反,居然在海内一统的时候谋逆。陈豨叛乱,高帝出征讨伐,韩信想按照他之前和陈豨的约定借机作乱,被吕后知道了。吕后和丞相萧何谋划,派了个人假装从皇帝那里回报说已经获胜杀了陈豨,群臣朝贺,韩信以生病为由不想去,萧何骗他说虽然有病,还是勉强去贺一贺(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当年是萧何月下追韩信,让他成为汉军大将,最后又是萧何骗他去死),于是傻呵呵的韩信又乖乖地进了皇宫。

信入,吕后使武士缚信,斩之长乐钟室。信方斩,曰:“吾悔不用蒯彻之计,乃为儿女子所诈,岂非天哉!”遂夷信三族。

韩信一生打仗没输过,可是他不仅斗不过刘邦,甚至连刘邦的老婆都斗不过!然而你不能说韩信蠢,而只能说刘邦太厉害,连老婆都那么厉害。

汉初有三大名将功劳相仿,韩信、彭越、英布,让我们看看另一个和韩信一样被刘邦和他老婆一起坑死的名将彭越——

梁王怒其太仆,欲斩之。太仆亡走汉,告梁王与扈辄谋反。於是上使使掩梁王,梁王不觉,捕梁王,囚之雒阳。

“上使使掩梁王,梁王不觉,捕梁王,囚之雒阳。”彭越此人,楚汉相争的时候率军在项羽后方折腾得鸡飞狗跳,每次项羽亲自去打他他又跑得无影无踪,项羽一回前线他又在后方闹,这个人别的不说,警觉性和逃命能力可谓一流,然而面对刘邦,彭越一样毫无反抗之能。

刘邦本来想饶彭越一命,把他发配到蜀地去。

有司治反形己具,请论如法。上赦以为庶人,传处蜀青衣。

结果这彭越倒霉,发配的路上,刚好遇到了从长安过来洛阳见驾的吕后,这彭越拉着吕后的手,哭得可惨了,说冤枉啊!我没罪!希望吕后求情,让他回到故乡昌邑。吕后摸着彭宝宝的头说宝宝乖,不要哭,妈妈给你糖吃,满口答应了下来,到了洛阳——

吕后白上曰:“彭王壮士,今徙之蜀,此自遗患,不如遂诛之。妾谨与俱来。”於是吕后乃令其舍人告彭越复谋反。廷尉王恬开奏请族之。上乃可,遂夷越宗族,国除。

吕后反口就劝刘邦,彭越这么牛逼的人留着早晚是个祸害,不如干脆杀了他。于是彭越就这样连命也丢了。

胡三省注释通鉴时,看到司马懿讨平辽东公孙渊时,就像开了全图,玩弄公孙渊于股掌之间,可是同样一个司马懿,面对诸葛亮的时候却怂得宁可收下妇人巾帼也不愿出战迎敌,于是他忍不住感慨:

司马懿与诸葛亮相守闭壁,若无能为者,及讨公孙渊,智计横出。鄙语有云:“棋逢敌手难藏行”,其是之谓乎!

所谓“棋逢敌手难藏行”,韩信、彭越都是一时人杰,如果不是碰到了刘邦,他们像唐朝安史叛乱后的河朔三镇一样纠缠朝廷上百年都有可能,甚至把天下重新带回六国割据局面都很有希望。于他们不幸而于华夏民族大幸的是,他们的对手是刘邦。这个政治能力可怕到已经高出身边所有人物一个档次的君主,用最小的代价把这两个能掀起惊涛骇浪的人物清除了。然而刘邦仅仅是权谋厉害么?当然不是,阴谋家只能躲在幕后,真正站在千万人之上的开国皇帝,仅仅靠阴谋是没有用的,他的业务能力也要过硬才能服众。

下一篇文章再从英布的结局讲讲刘邦真正大气的地方。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zzjsfsj.com/meishi/636.html
(本文来自萌三岁解说整合文章:http://www.zzjsfsj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汉朝 刘邦 韩信 明朝 唐朝
相关推荐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zzjsfsj.com ©2017 萌三岁解说

萌三岁解说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